叶菜类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叶菜类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出去再回来爱情就没了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6 01:34:01 阅读: 来源:叶菜类厂家

早晨,江浩然打电话给安祯,提醒她起床吃早餐。安祯“嗯”了一声,关掉电话,躺在床上看天花板。忽然门铃响了,两长一短,熟悉的节奏。安祯心里震了一下。

开门的刹那,安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站在面前的这个男人依旧清瘦俊朗,手里拖着行李箱,一身倦怠,一身尘埃。他看着安祯说:“安,你不认识我了吗?”安祯哭了,泪水汹涌,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委屈,她把他推搡得不知所措。

安祯说:“穆晨天你这个混蛋,两年多了,你去哪里了,怎么现在才回来?”她失去了理智,像只发疯的野兽,撕咬、推搡、哭泣。穆晨天伸出手臂,轻轻地把她揽进怀里说:“安,你总嫌我没出息,我就出去闯了闯,想干出点样子再回来娶你。”

安祯说:“穆晨天,你就是一混蛋!”穆晨天也说:“对,我是个混蛋!”

世间的事,真的难以想象。穆晨天的出现,就像当初他离去一样,没有任何预兆。可是不管怎样,他回来了,安祯心里满是欢喜。

恋人失踪

大学刚毕业的时候,安祯和穆晨天一起创业,一起生活。穆晨天身上有着年轻男人都有的小毛病小缺点,可安祯就是喜欢他。他们租了一间小房子,日子过得颇为拮据。时间长了,穆晨天觉得这样的生活不靠谱,事业也没有任何起色,而且还让自己的女人跟着受苦,他整日闷闷不乐。安祯安慰他说:“每个人都渴望成功,可是成功需一个过程,不是三天两天就能实现的,它是挂在我们鼻子前面的萝卜,是我们向前冲的动力。”

可穆晨天却觉得,他想要的生活不是这个样子:两个人挤在一间小小的出租屋里,吃早市上买来的最便宜的饭菜,穿夜市里淘来的最便宜的衣服,出门只能挤公车。

安祯越是一副忍辱负重的样子,穆晨天就越生气,越看不顺眼。那天,再也忍不下去的他拖着行李箱不辞而别。

只要喜欢

那是一段怎样的时光?穆晨天突然消失后,安祯失去了重心,不知道该怎样生活。她常常瞅着桌上的情侣杯发呆,常常抱着穆晨天睡过的枕头落泪。然而,世间所有的事情都是有期限的。漫长的时光,疯狂的想念,终化成泡影,藏在心底。

后来,安祯认识了一个叫江浩然的男人,他们的关系很微妙,在朋友与恋人之间徘徊。她知道,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心里还悬挂着一块叫穆晨天的影子。

乍见穆晨天,安祯对他有一连串的问题。这两年他去了哪里,和谁在一起,都干了什么,有没有新的女朋友?穆晨天摇摇头:“我一直忙着开拓事业,无暇顾及感情,去了南方,走了很多地方,最终还是回到这里,因为这里有你。”

安祯的心开出花朵,这样的示好,总比赤裸裸地说我爱你更动人。她相信他说的话,因为他又回到了这里,回到了她的身边。当然,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她喜欢他。

只要还喜欢,为什么不给自己一次机会?

风扬尘土

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穆晨天日日奔波忙碌,因为他所在的公司要在这里设立分公司。

安祯很高兴,因为穆晨天的事业总算上了一个新台阶,他身上的毛躁与青涩尽管尚未褪尽,但恋之风景

相较当初,那简直就是另外一个人,当厚重成为一个男人的底色,那么这个男人无疑会得到加分。

那天,穆晨天有意无意说起江浩然:“安,我手里的一个单子卡在江浩然的手里,听说他一直追你,你能帮我说说话,让他通融一下吗?”安祯的脸一下就红了,仿佛自己的那点小秘密被人无意间撞破了一样。沉默了一会儿,她说:“我帮你问问吧。”穆晨天一把抓过安祯的手,放在胸口上说:“我就知道,你永远都是对我最好的那个人。”

傍晚,太阳落下去了,暮霭透过窗子撒进来,朦朦胧胧地打在他们的脸上。穆晨天说了很多当年在校园里的事情,可安祯的心却在一点点地往下沉,沉到一个深不见底的地方。她恍然明白,穆晨天为什么回来,为什么找她。

往事就像柸尘土,看着是一堆,风一扬就什么都没了,无迹可寻。

回不去了

穆晨天的事情依然没有进展,他的处境变得很艰难。因为这一单子关系到他的晋升,所以他做得特别卖力。早晨,安祯在洗手间里挤牙膏时,模模糊糊听到穆晨天拿着手机在阳台上打电话,他的声音尽管压得很小,但听上去却很暧昧,不用猜也知道他在给谁打电话。

安祯并没有如自己设想的那样,接受不了或者伤心流泪,她很平静,没有怨恨,甚至没有了当初那种绝望和世界末日般的心碎。她自己也感到奇怪,是年岁大了,还是人心变了?

下班回来,穆晨天倒是先生气了。准确地说,是他一个人吵了起来:“安,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人特别坏?你不知道,这两年我一个人在外面吃了很多苦,我不容易……”安祯没有说话。

穆晨天又絮叨起来:“安,你不帮我就算了,干嘛骗我呀,让我空欢喜一场。”安祯无言相对。之前,江浩然曾告诉安祯,穆晨天的公司很复杂,劝她别掺和。

穆晨天又走了,他眼里满是埋怨:“安,你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爱我。”安祯知道他指的是什么,她也明白他对她的爱早已羽化成蝶。

安祯站在玻璃窗前,看着穆晨天拉着行李箱一步一步地离开。她没有跟穆晨天说起自己从江浩然那里了解到的事,无论怎样,他们都不可能再回到大学时代,都不可能身无分文吃着馍馍空欢喜,因为那些青涩年华早已在温热的泪水中渐渐熟透。

是的,回不去了,再也回不去了。爱情不是自来水,说开就开,说关就关,说有就有,说没就没。

故事大全整理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