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菜类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叶菜类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灵异事件簿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3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5 20:34:00 阅读: 来源:叶菜类厂家

“你相信有鬼嘛……”尾音还妹落,少康的脑袋就吃了一记拳头,打他的是自己认识了多年的兄弟五林。少康的人没什么不良嗜好,对人都挺好的,除了一点,口无遮拦。

五林跟少康两个人刚刚斗完酒,摇摇晃晃的走在回家的路上,听到少康刚说的那句话,五林心里不免一惊,这事被别人知道了可能很多人都会取笑五林,这么大一个人了还怕这些迷信的东西,还是个男的就更不能理解。

五林情愿被取笑也不愿意身边的人出事,他怕鬼也不是毫无根据的,事情还要从一个月前说起,五林是做珠宝的,有一笔生意要到泰国去跟商家拿货,他跟另外一个也是做珠宝的好友简一起到泰国,简是个好动的人,对好多古怪的事都很感兴趣,五林还知道在去泰国之前,简就一直都很信鬼神一事的,在家里养了小鬼,他身上带着阳牌,那个是他花了2万托朋友拿到的,简事先已经准备要去泰国见一见鬼的。死活拉着五林要一起去,你不是害怕吧,五林被激怒了,大声嚷嚷,谁怕谁。

两个人半夜三更跑到林里去找祭品,简曾经看过泰国有一部电影,说的是一个男的不听住持的劝说,半夜因为肚子实在得不行,偷偷跑出去偷鬼得祭品去吃,结果被惩罚的变成了一棵树。

话虽说出口,但是到达现场的时候,五林明显退缩了,除了吃鬼祭品是大大的忌讳外,五林记得小时候在家里祭拜先人时,实在嘴馋供品台上的饼干,手还没拿到就被奶奶恶狠狠的训斥了一顿,说跟先人抢东西是不尊重的做法,要等香完全烧尽后才可以吃东西,以后不准再这么做了,五林似懂非懂的点点头。

当看到简顺手抓起路边的东西就要往嘴里塞的时候,五林一下子拍了他的手,会不会见鬼说不定,但这样做也是很不尊重死者的。简怒瞪他,你胆小就胆小,我可不跟你一样,说完,抓起篮子里的饼干就往嘴里塞,五林知道在怎么劝阻也没办法阻止倔脾气的简,眼睁睁看着他被吃下东西呛的脸色通红。

“哈哈,怎么样……我说我敢吃吧,也没有鬼唉!”

五林跟简并肩返回酒店,打算夜里陪他,从简吃下供品后,五林就总感觉四周围的气氛变得不对劲,却说不出个所以然,他发觉着种压抑感是跟着简回来的。

简以不搞同性恋的借口拒绝了五林跟他同住一间房,回到房里的五林翻来覆去睡不着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五林终于昏昏的睡过去,直到第二天被终点服务员尖叫声吵醒,五林第一个反应跑到隔壁简的房里,现场一片狼藉,简的肚子被活生生的剥开了一个洞,内脏被掏空,血液把整个床单都染成血腥红色,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。

简的脸部表情极其扭曲,眼睛睁得巨大,好像死前看到什么恐怖的东西。

做完口供的五林当天下午赶返回广州,对简的死,警方定位谋杀,凶手仍在缉拿中……真正的死因恐怕也只有五林才知道。

回到广州后,他没跟任何人提起过简死掉的真正原因,何况现在的科技这么发达,警察也是讲证据的,按照自己看到的说警察肯定是不会相信的。

因为简的死,五林对鬼这个字很忌讳,认定简就是不听劝才会得此报应,导致少康刚说出口就招揍了。

“想不到你还像个老娘们一样,会怕鬼呀!我不怕呀,这世界上能有什么鬼呀。如果有的话通通来找我吧。”少康越说越大声,深夜无人的街道空空荡荡的回荡着少康的话音,五林在一旁就急坏了,突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站住不动了,僵硬的机械动作举起手上的手表,日期赫然显示农历时间七月十四。

五林缓缓抬起头看向醉意未醒的少康,他的肩膀上好像坐着一个人,五林不确定的揉揉眼睛,定神一看,肩膀上那人……没有头的。

“少……少康。”

少康头也不回的挥挥手:“走吧……走吧,我自己回家去得了。”

五林整个人都不好了,连滚带爬的跑回家。

这天夜里,五林梦到了简的鬼魂来找他,肚子上空空的,一摇一摆的走近,抓起五林的腿就是一阵咬,一边说:“好饿,我好饿。”血液伴随着大量蛆虫掉落在床边,简脸上的皮一块块的的掉落,夹杂着血丝的皮肤很快就被床上的蛆虫给啃干净。

五林整个身子都僵住了,他很想跑,身体就像被千斤压住了,动弹不得,他看到的是简正一口一口把自己的腿啃得只剩下白森森的骨头。

五林却丝毫没有痛处,反而觉得越啃越精神,头部被一双手给按住了,五林眼神转移瞬间,看到了少康的模样,他突然感觉脑袋一片空白,脖子骨“咔嚓”一声,五林的头跟身体立刻分家。

无头男鬼把扯下来的脑袋给自己带上,跟简对眼一笑一起消失了。

原来早在八年前,少康在一次警察缉毒检查中在车上被查出带有10克冰毒,当时五林还不认识的简就在车上,简顺势被连累一起进了监狱,先前因为少康跟五林生意上就发生了很多不愉快,五林一直想霸占股份的百分之50,少康知道冰毒这事是除了五林没有谁还做的出这种事,五林表面上看忠厚老实,实地里是个心里特重的男人。在被法官判刑时,五林把演戏的天赋发挥到淋淋尽致,在庭上大声嚷嚷说一定会请最好的律师,让少康二人早点出来,其实从在车上被搜出冰毒后,少康已经对五林失望透顶了,最对不起的是被自己连累的朋友简。两个人在监狱里发誓就算赔上性命也要让五林不得好死。

三天后,警局接到两起案件,有具男尸体在桥边的水岸旁被发现,经过检验核对,死者名字叫:“苏少康。”另一具无头男尸体名叫:“王五林。”

后记:“苏少康跟简在死之前已经把自己的性命出卖给恶鬼,换取报仇的能力。”

路漫漫,鬼匆匆,幽冥路上有你伴。

---- 作者寄语:有时候不知道怎么会有那么多话可以写,一天两篇,运动去。

我欲封天山海战

娱乐吧电子游戏

九州行变态版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