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菜类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叶菜类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老屋精

发布时间:2019-04-15 22:26:53 阅读: 来源:叶菜类厂家

最近不知道为什么,家里人,突然几天里就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,更是连走路的力气也没有了,我老婆打电话给外出打工的我,听了他的话吓了我个半死。家里可不是仅有我老婆,还有我父母,还两个儿子都是如此。真要是有个不测,我都不知道还怎么活下去,干脆连工都辞了算了,家里人都不知道生了什么病,我得回去明白个究竟,一份工资算个屁,我连夜赶回到家里。

我是一个农村人,叫左平,家是在山区里一个名叫红村的村子里,红村四面环山,不远处更是一大片的原始森林。我到了家,果然发现了家里人不对劲得太厉害了,都是坐在椅子上,脸上没有了生气,脸色苍白,有气无力,一副将要死了的样子。早就没有了做饭的能力了,都是邻居发现不对劲主动过来帮忙照顾着。我看得都禁不住哭了,自己省吃俭用的不舍得乱花钱,为的就是家里人好过一些,我是一个普通人,没有雄心壮志,只是想家里人过得好一些,再开心点这就足够了。可是就是这点微不足道的愿望也要破灭了,我也不是什么不知道,一看家里人的样子,几乎和绝症等死没有什么两样了。我对邻居感谢一番,又见家里人也都是不能说什么话了,只好自己走出门口抽烟,我虽然是喜欢抽烟,不过为了让家里人过好一点,一直就是舍不得花钱抽烟,现在我伤心欲绝,再无顾虑,买了条烟就是一顿疯抽,以此发泄悲愤。

一连三天,我都是喝着便宜水酒,疯狂抽烟中渡过,三天后,家里人已经是气弱得很,几乎随时就会断气死去,看得心痛,心苦,可是就是无计可施。眼见此,我实在是无力了,只好狠狠的抽烟喝酒,才能够缓解心中的痛苦。

到了半夜,我忽然间听到厨房有声音,因为太响了,所以我被吵醒了。一听我心想一定是什么东西在偷东西吃,立时忍不住大怒。家里人莫名其妙的一副将要死的样子,现在又有什么在偷东西,心想真是岂有此理,欺人太甚,看我不扒了你的皮。拿着一支啤酒瓶就向厨房缓缓的靠近过去。虽然我那时很怒,可是还是担心动静太大,惊动了贼。一靠近,我从没有关闭的窗口望进去。

此时正是月中,月亮又大又圆,晚上就是不用手电筒也不会不见路,借着月光,里面的情况我一清二楚。可是这一看,就看得我魂飞魄散,心惊肉跳,不知所以,因为实在是太过不可思议了。厨房里的东西,简直就是在小说里才会有。只见一个怪物在吃菜饭,前后共两张脸,像张猴子脸,眼睛闪着红光,非常的诡异,身体一米左右高。

我这一看,被吓得不轻,可是因为家里人突然出事,又正在悲愤家人的不幸中,一时间居然全无了害怕恐惧,很快定下心神。咬牙切齿起来,心道连你这个妖怪也欺负上门了,看老子不打死你。也不多想,拿起啤酒瓶就扔了进去,然后一抓旁边的一把破柴刀就往正门冲进去,想要将那两脸妖怪砍死。那个妖怪被我突然袭击,反应不过来,被扔了个正着,痛得他大怒地一跳到桌面上,看着我怒吼。可是这时我已经冲进来了,它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我又一刀噗哧的一声,正好砍中了它的肚子,然后又是一绞,痛得它发出尖锐的叫声,眼睛里闪现仇恨,一拳就打在我的头上。因为力气太大了,我居然踉踉跄跄的倒退十多步,都退出了厨房,接着摔倒在地。

只觉得脑袋都快要裂开了,头上起了个大包,鼓鼓的,一碰就痛得要命。心理第一次出现了后悔,妈的,早知道那么厉害,就让它吃了自觉离开就是了,现在好了,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局面。我都破了它的肚子,这已经是和杀父大仇一样重了。只见那怪物一手抓住了刀柄,将刀拨了出来,这一拨,里面的肠子随着血水就滑了出来,腥臭味更是传到了外面,眼见肠子出来了,怪物忙用手塞回去,用一条布横着扎了结,不让肠子出来。然后才拿刀大步流星的走出来,模样狰狞,发出嗬嗬嗬的怪声,貌似是在笑一样。

此时我已经恢复了不少,见对方提刀出来,就知道坏了,要是一不小心一定会被砍成碎块,忙要站起来。可是那怪物也不是傻瓜,一见我要起来,会更难对付,突然间就冲过来,向着我连砍。我逼不得已,无奈之下,只得在地上滚来滚去,避开刀砍。可是这也不是办法,要赶紧想办法弄死这怪物才能够活命。正在寻思时,突然间措不及防,中刀了,从肚子上察了一刀,顿时血就流了很多。好在不像怪物那样严重,只是划了皮。可是因为这突然中刀,我居然一时间痛得动作缓慢,接着就是又被一刀刺入了大腿,痛得我禁不住啊的一声惨叫。这时怪物才停下来,对着我就是几拳打在脑袋上,真是脑袋都要裂了,痛得我涕泪交加,这种痛从来没有过,心里发狠,我突然就是脚一踢正中对方那肚子的伤口里。痛得它惨叫着倒退,刀也扔了,摸着伤口怪叫。我看到地上的刀,心里狂喜,顾不得腿头的剧烈疼痛,捡起刀来,就是一刀扫了过去,噗哧的一声,一颗头颅飞起来,怪物身体软倒了下去。

我气喘吁吁的跪在地上,暗自庆幸大难不死,这个时候邻居才有人过来,看到我痛苦的样子,叫道:“左平你怎么了?一身是血的,好可怕。”

我连叫邻居过来帮忙扶我入屋,并拿药包扎伤口,我忍着痛将刚才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。忽然有个老人一拍额头,怪叫道:“原来如此,阿平你小子因祸得福,你家人没事了,会好起来的。”

我惊疑地让老人说个明白。原来我刚才杀了的怪物叫老屋精,是个成精的妖怪,身上有着霉气,喜欢在别人家里居住,一旦在那户人家里住下,那户人家就会出现怪病,身体一天天的差,最后直到死去。除非老屋精离去,或者被杀了,被老屋精的霉气感染的人才会回复正常。后来仅一天后,我家里人就全都恢复正常了,至此我才相信老人的话。果真是有妖怪啊,想不相信都不行。

全棉t恤

防酸碱服

工作服罩衣

洗车店工作服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