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菜类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叶菜类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老将军讨赏

发布时间:2019-04-16 06:19:23 阅读: 来源:叶菜类厂家

五胡十六国时期,南疆有一小国名为南凉,北部有一小国名为南燕,两国之间,纷争不断。偏偏两国实力相当,常年战争,都没法吞没对方,可是这纷扰战火却害苦了老百姓。
这一年,南燕国遭遇了洪水,一时间国力受损,南凉的皇帝冯顺宗于是决定发兵北征南燕。这南燕国内瘟疫横行,国库空虚,兵力薄弱,一路上被南凉的军队长驱直入。南凉一直打到了南燕京城衡南城外,已经开始围攻北面的云集关、西面的三塘关。
南燕国的皇帝符明帝急得是团团转,一时间形势如危巢之卵,衡南城内满朝文武提心吊胆,主降派居多,而敢于言战的唯有一老一少两位将军。老将军廖东成年近花甲,少将军陈铭涛刚过而立之年,两人上言必不能降,均愿带兵抗敌。
符明帝眼见形势紧急,于是命老将军廖东成带甲十万,北面抗敌云集关,少将军陈铭涛率部八万,西面镇守三塘关。
老将军廖东成带领军队浩浩荡荡出关支援,距离云集关还有一百里的时候,廖东成召集阵前诸将,道:“诸将之中,谁骑术最精?此去京城百里有余,须一将领我军令,三个时辰内往返京城送上军令!”平日骑马前去京城还须三个时辰,今日却只能用三个时辰往返,众将面露难色。只见骑兵营副将张国站立出来,道:“小人领命,三个时辰可往返!”廖东成军令一挥:“赏赐我的坐骑乌燕驹给你,三个时辰,若不能往返,军法处置!”
话说符明帝正与满朝文武心急如焚,待到张国疾驰回宫,送上军令,丞相封磊早已在宫外等候,打开那军令,跺了跺脚,骂那张国道:“张将军,你可看过军令?你这是回来送死啊!”那张国风尘仆仆,摇头道:“一路疾驰,并无看过!丞相何出此言?”封磊打开道:“廖老将军真是利令智昏,国难当头,竟然还敢来讨赏!而且,军功未立,讨要赏赐黄金千两,良田百亩。”
那张国心都凉了,天下人都知道这符明帝乃一吝啬君主,平日搜刮民脂民膏,心胸狭窄,此刻战功还未立下,就来讨赏……
丞相封磊将军令送到了宫殿上的符明帝,符明帝接过军令,看完后,将廖东成破口大骂一顿,骂廖东成是个老财奴,骂完之后,这才缓缓道:“丞相,你吩咐国库,火速向廖东成阵中送上黄金万两、百亩田契,现在战事危急,朕不计较!”
没想到这么快就可以拿到奖赏,张国骑着乌燕驹带着奖赏,回到了军中,刚好三个时辰。
此时距离云集关还有八十里,廖东成一见面,并不关心黄金与田契,而是急切问道:“陈铭涛陈将军可回京讨赏?”张国摇了摇头,廖东成继续问道:“圣上殿前,是否在与丞相封磊等人议政?”张国于是将回宫讨赏之事讲述一番。
廖东成面有忧色,然后又火速写下一封军令,递给了张国:“火速回京,送给圣上!这次我要讨赏官升一品,京城官宅两幢!”张国面露难色:“大人,此次讨赏,龙颜大怒,将在外当以战事为重,何况现在并无胜绩,讨赏并不妥!”
廖东成掏出佩剑,斩断面前军椅,白色须发震怒:“张国听令,火速送上军令,于我军临近云集关五十里外,须讨赏归营,否则军法处置当如此椅!另外,此次回京,将殿上诸事汇报给我!”
张国只得再进宫,满朝文武正在与符明帝议事。他送上军令,呈给符明帝,符明帝看完后,将手中的军令摔在了地上,咆哮道:“老匹夫,战功并无一分,讨赏却变本加厉!国难当头思良将,朕这次容忍了,丞相,给廖东成官升一品,并赏赐衡南城官宅两幢,官爵与房契火速送往军中!”丞相封磊吩咐赏赐下去后,拜倒在地:“殿下,此次两线发兵,陈铭涛将军并无前来讨赏,实乃国之良将,臣奏请派犬子封阳运输粮草前去劳军,犒劳陈将军!”符明帝答应了下来,满朝文武纷纷痛骂廖东成。张国赶紧领了官爵与房契,马不停蹄,这才在五十里的时候赶上了廖东成。
廖东成正在军营中运筹帷幄,接过了房契与官爵,扔在了一旁,焦急地问道:“圣上是否还在与丞相议事?”张国汇报道:“陈将军并无来讨赏,丞相大人时刻都陪伴在圣上左右,这日丞相之子也将前去三塘关劳军!”廖东成长叹一声:“陈将军乃一良将,可惜,可叹!”说完,廖东成俯首写下一封军令,递给了张国:“不顾一切将军令送回京城,这次,本将要讨赏美女十名,而且要是宫中才女,选一容貌最佳的美女,送回军中!”
这下张国却跪倒在地:“廖将军,小人追随你南征北战数十载,宁愿沙场马革裹尸还,也不愿被满朝文武戳着脊梁骨骂……小人不愿再回京城,宁愿留在军营奋力拼杀!”廖东成脸色凝重,喝道:“军令如山,岂容你推脱?不去,则斩首!”张国却还是摇头,斩钉截铁道:“小人愿战死沙场,也不愿临阵讨赏!”
廖东成缓缓转过身,吩咐侍卫道:“来人,将张国推出去,斩首示众!军令如山,不容有抗!”张国乃一血性汉子,宁死不愿回京讨赏。众将义愤填膺,可是却碍于军令只得为张国讨饶,廖东成不顾众将阻扰,将张国推出去,以违抗军令为名,将张国斩首示众。
廖东成唤出一员小将,乃张国亲生弟弟张元,眼见哥哥违抗军令被斩首示众,张元忍住了悲痛,只得领了军令,风驰电掣将那军令送进了殿前。符明帝见了军令,恼羞成怒,气得须发皆立,骂道:“老匹夫!行军打仗,贪得无厌!”张元提心吊胆地拜倒在殿下,见到皇帝龙颜大怒不愿赏赐,只得道:“陛下,廖将军交代,若小人没有领得赏赐,他将原地驻兵,不愿上前杀敌!”
符明帝气得要命,文武百官也是齐声辱骂廖东成,丞相封磊也道:“廖东成越老越糊涂了,陛下,是否将他免职?”符明帝却摆了摆手:“阵前换将,兵家大忌!来人,速速选出才女十名,选拔绝色美女一名,送去军中!若是此仗不赢,我须将这廖东成灭九族方解心头之恨!”
张元领了奖赏,一刻不敢停留,带着绝色美女返回军营。可是没想到此时全军已经距离云集关八里路了,廖东成已经率领众将厉兵秣马,眼见张元回营,对那绝色美女正眼也不瞧,高举起了手中的宝剑,朗声道:“我军已经兵临阵前,本将贪图奖赏斩杀张国,愿断臂一只以示阵前!”
说完,只见寒光一闪,廖东成的宝剑挥下,他的左臂已经砍断于地,鲜血直流。众人大惊失色,廖东成须发直立,慷慨道:“本将领赏,并无私心,只因当朝天子疑心颇重,我拥重兵,对抗强敌,朝中百官奸臣颇多,丞相封磊更是不能容我,若是我不讨赏,天子必会疑我,疑我带兵投敌,听信奸臣所言将我召回,届时,众将杀敌报国之志何能酬?只有讨赏,田地、官宅、爵位均在京城,方能令天子放心!讨赏黄金万两,实为充实军饷,购置粮草,以增此仗胜算。”
廖东成此言一出,麾下众将纷纷大为震惊,群情激昂。廖东成吩咐人包扎伤口完毕,大军已临云集关,敌军来袭,廖东成含泪上马,举剑高呼:“军令如山,若有后退者,必斩!”说完,带领部下如下山猛虎杀入敌阵,这一战打得天昏地暗,血流成河,激烈异常……
云集关一役,南燕军队打退敌人进攻。可是廖东成带甲十万,大战告捷后仅剩四万人马,折损过半。云集关与三塘关敌军均被打退,符明帝召集百官上殿封赏,可是廖东成却找来找去都看不到陈铭涛的身影,只见那丞相封磊站在了殿前,尖声宣布:“此次战役,廖东成一战告捷,实乃功勋至大!而叛将陈铭涛,却在阵前通敌叛国,意欲带兵投靠南凉,幸被发现,已被诛杀……廖老将军本次杀敌有功,除去阵前领赏,现再赏赐黄金万两、良田百亩,解甲归田!”那廖东成跪在殿上,赶紧磕头领赏而下。
衡南城外,一袭布衣的廖东成,独臂站立风中,他的身后是告老还乡的马车。须发皆白的廖东成在等待什么,果然远处有两匹快马疾驰而来。一名身材魁梧的汉子率先从马上跳下,拜倒在地,扶着廖东成空荡荡的断袖,哭道:“陈某跪谢廖老将军救命之恩!”
原来此人乃是便衣装扮后的陈铭涛,另外马上也跳下了一人,此人就是已经被军法处置的张国。

工作服批发定制

电焊工作服

防寒服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