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菜类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叶菜类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免杂费为何山区的孩子还读不起书【新资讯】

发布时间:2019-10-18 14:22:30 阅读: 来源:叶菜类厂家

"几十年前,我们光着脚,坐土墩子,照样上了大学。现在经济发展了,政府对教育的投入年年增加,为什么还有那么多老百姓的孩子上不起学?"这是海南省省长卫留成说的一番令人深思的话。为了不让一个贫困学生失学,从2005年春季开学起,并不富裕的海南省,财政挤出转移支付专项资金1.56亿元,率先在全国为义务教育阶段就读的学生免除杂费。此举惠及全省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近133.8万人。作为经济欠发达地区,海南此举令全国瞩目,感动和温暖了无数海南人的心。开学初,记者来到海南省中部贫困山区的琼中、五指山、保亭等黎族、苗族少数民族地区,走访了这里的乡村和学校,发现贫困山区的教育现状仍然严峻。

免除杂费欢欣鼓舞

"我丈夫2年前因病去世,家里有3个孩子和年迈多病的公婆,靠种些地一年的收入不过1000多元,饭都吃不饱,怎么有钱让孩子读书呢?今年要不是政府为我孩子免了学杂费和书本费,那只能和去年一样让孩子失学在家。"琼中县红毛镇牙挽村村民王海萍高兴的对记者说。牙挽村村民王家杨介绍,村里像王海萍一样家庭困难的不在少数。2004年人均收入只有四五百元,家里穷得连孩子念书一学期88元的学费都拿不出,去年村里就有5个孩子因交不起学费而失学。琼中县今年实行减免学杂费和书本费后,就有70多名贫困辍学或失学的孩子重返课堂。

在五指山市,记者看到的是同样的情景。水满乡方满村是个黎族村寨,村主任王丽花告诉记者,她家7口人,一年家里所有的收入加起来只有1000多元,怎么供得起孩子上学呢?王丽花说,她家的经济状况在村里算是好的,比她家穷的还有很多。

15岁的黄英桃和13岁的黄英露,是五指山市南圣镇毛祥什抄麦村的一对孤儿。她们的父亲因病去世后,只能跟着堂哥生活,由于堂哥家中人口多、收入低,生活十分困难,姐妹俩的学习断断续续,今年由于免除了学杂费,姐妹俩才有机会重返学校。在冲山镇福关小学,记者见到了14岁才读2年级的黄永唐。学校老师介绍,他的父母长期生病辍学3年了,连普通话都不会讲,今年学校为他兄弟俩全免了学杂费和书本费,才使他们兄弟走进了课堂。

海南省教育厅副厅长石秀慧说,往年开学各校忙着做"动员",一些农村学校的老师为动员学生上学而焦头烂额。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教育局局长朱德飞介绍,全县贫困的孩子实在太多了,以往每一学期开学,所有县乡干部就要挨家挨户动员他们上学,尽管如此还是有相当数量的孩子辍学在家。今年由于省里为大部分贫困孩子减免了学杂费和课本费,是学生到校率最高的一学期了。刚从各校摸底回来的澄迈县教育局王局长说,该县今年学生返学率普遍提高。保亭县加茂镇中学的卓老师说,该校390名学生中,98%来自农村,以往欠费的情况常有,本学期基本没有出现。

据海南省教育厅计财处有关人员介绍,2004年,省政府已拨出专款解决农村校舍危房问题,以及贫困地区贫困生的课本费减免。今年省级财政拿出1.56亿元、市县配套资金5300万元用于免除公办学校学生杂费,拨出1296.5万元用于少数民族市县特困生免教科书和寄宿费,加上中央财政拨给减免农村困难学生课本费的4180万元,总共投入2.6376亿多元。

职业教育工作者海口市政协委员符健萍惊叹道:"政府一下子拿出2个多亿,不容易啊!"

教育欠帐根深蒂固

提起教育,尤其是基础教育,是个让海南人气短、心痛的话题。来海南工作的人,最头疼也最担心的就是孩子的教育。由于历史原因,海南基础教育的质量低于全国。一些家庭为了子女教育长期分居两地,一些入岛的人才也因此黯然离去。

然而,相对于城市,占海南大多数人口的农村教育状况则更加严峻。海南是经济欠发达地区,全省18个市县中,有11个是国家和省扶贫开发重点市县。在2004年海南省的一份农村教育调查报告中写道:农村学生的辍学率居高不下,一些农村初中年辍学率在10%以上,高中阶段适龄人口入学率为27.4%,就是全省高中阶段适龄人口入学率也只有32.6%,与全国平均水平相差10个百分点。

还有,令人揪心的校舍危房大量存在,D级危房有46.9万平方米,"保安全"都困难重重。学生欠杂费、课本费现象严重,11个市县累计欠缴学费、课本费高达4500多万元,欠费额占应收总额的30%。

朱德飞说,保亭县贫困孩子多,教育投入严重不足,所有农村中小学校舍破旧,教学设施跟不上,大多学校除了校舍没有任何教学仪器,有的学校连厕所没有。学校建不起教师宿舍,一些教师只能住茅草屋。为了改善校舍,前些年只能先请施工队施工,现在好几年过去了,全县还有六七百万元的工程款无法偿还,一到年关,我这个教育局长就到处躲债。另外,师资力量不足,教师队伍老化,4年来没有分配一名大中专以上毕业生当教师,教学质量差,直接影响了升学率。

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三道镇番亲小学校长竺达龙告诉说,全校224名学生几乎都是贫困生,很多学生都欠学费,一欠就好几年,看到这些可怜的孩子,真不忍心让他们不上学。记者在响水镇合口小学见到在校寄宿的8名学生,他们当中年龄最小的8岁,最大的14岁,宿舍是一间教室临时隔成的,男女学生都打通铺,吃睡都在床上。学校没有厨房,只能在露天用石块搭灶煮饭,煮一锅稀饭就吃上一二天,馊了的稀饭他们照样吃。什半村10岁的吉丽怀和8岁的吉丽金是一对寄宿姐妹,姐姐吉丽怀说,爸妈一星期只给我们3元钱生活费。而同是住校的王世健和王世龙兄弟俩家里则拿不出一分钱,他们只能以盐当菜。所有住校生都一样清苦。

义务教育任重道远

"我感到,省政府的指导思想是把义务教育作为政府的责任,政府要担负起这个责任,真正把钱用到教育上来。"海南省委书记汪啸风说,他曾经对市县干部讲过一句话:教育是你们最大的政绩。

卫留成省长也说过,要实现海南可持续发展,实现海南经济、社会的全面发展,没有教育是不行的。要把教育当作重要的基础设施,要像抓基础设施一样地抓教育。这个位置摆得很重、很正确。可以看出,海南省领导对教育的认识到位,对教育倾注了真情。"

2004年海南省对农村教育的调查报告明确指出,教育经费不足,是因为多数市县没有按规定足额安排用于农村教育的基金。民盟海南省委在2005年的一份提案中说,由于大多数市县赤字严重,以县为主的管理体制无法保障农村义务教育发展经费的投入。以海南的省情,不少市县属于吃饭财政,那么,如何解决孩子入学难的资金问题,政府应该承担多少责任?此番政府在实行免费义务教育改革中所投入的大笔资金,出乎人们意料。

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县长黄嘉琪介绍,保亭是个传统的农业县,全县人口15.7万,农村人口占了9万多,其中相当贫困人口就有4万。2004年,农民人均收入仅1678元,全县地方财政收入只有3017万元,而全县干部工资就要8000多万元,其中一半的开支就是教师工资。一个县的全年运转费用是1.1亿元,所有的资金缺口由国家转移支付,县里哪有钱补贴教育呢?

黄嘉琪认为,长期以来,保亭县教育落后,而落后的教育恰恰是制约经济发展的致命因素。教育落后,说到底是人口素质落后。人的文化水平低,必然导致人口素质低。保亭县大多人口在农村,现在农村最缺的就是科学知识,如果教育上不去,农民连起码的种养知识都没有掌握,怎么可能脱贫致富?

海南教育界人士认为,教育不公平是海南经济社会发展中面临的一个突出的不和谐问题。研究海南农村、农民问题的专家认为,解决海南农村、农民问题的核心在于教育,只有把教育搞上去了,农民科技文化素质的提高才有保障,才能适应现代农业发展的需要,农村社会面貌的转变才有基础。

"关键是省里领导把基础教育摆在什么样的位置。"海南省教育厅副厅长石秀慧说,2004年,在卫留成省长倡导下,开展了对全省农村教育的调查,调查反映出农村教育贫困面是如此之大,令省领导深受触动。从那时,省里就下定决心要改变这种状况了。

石秀慧说,每个学生每年的杂费是180元,这笔钱对农村家庭来说是个不小的数目,尤其是那些多子女的家庭。免杂费,使他们减轻了负担,老百姓非常欢迎。目前海南已经做到全省45个贫困乡镇中小学生费用全免,也就是说,解决了11个贫困市县的特困生和部分农村家庭困难学生的上学问题。在今年全面减免杂费的基础上,下一步扩大减免教科书费的范围,到2007年扩大到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全部学生。

扬州16公里文昌路新路灯高大上家具锁

一句话新闻台湾国际机床展于11日落幕泰兴

四川柠檬套药材亩增四千元双鸭山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