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菜类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叶菜类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免疫规划如何蹚过深水区

发布时间:2021-01-05 11:46:14 阅读: 来源:叶菜类厂家

免疫规划如何蹚过深水区

国家免疫规划的实施使相关传染病发病率持续大幅下降,但随着经济社会不断发展变化,要保持成绩并继续向前迈进,还有很多深层次的问题急需破解。在中国科协日前召开的第83期学术沙龙上,业内专家对此提出了见解和期待。   一张被反复提及的曲线图   在谈及我国免疫规划面临的挑战时,一张曲线图被专家反复提到:随着疫苗接种率曲线上升、相关疾病发病率曲线下降,公众对疑似预防接种异常反应(AEFI)的关注度曲线开始抬升;公众对疫苗接种的意愿有所下降,高接种率维持一段时间后出现小幅下降,发病率曲线随后上升,继而出现疫情暴发,公众对AEFI的关注度又下降;公众对接种疫苗的认知重新提高,信心回复,接种率很快又恢复到高位平稳,发病率下降趋零。   “现在就怕这个绿线(疫苗接种率曲线)往下走。”山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徐爱强说,“这是免疫规划处于深水区的典型表现,而且是国内外共同的规律。我们必须思考如何尽快迈过这个过程。”  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杨维中说,处于深水区的免疫规划工作面临诸多挑战:预防接种任务不断增加,但基层公共卫生服务机构能力难以满足实际需求;传染病发病绝对数量大,人口流动性大增加防控难度;接种异常反应监测、处置、补偿机制还不够健全;疫苗基础研究薄弱,质量及效果评价支撑体系不完善等。   需要研发更多联合疫苗   按照目前的免疫规划接种程序,孩子从出生到7岁要打14种疫苗,22剂次~25剂次。“小孩1岁以内的接种时间都被占掉了,免疫规划要加入新疫苗已经很困难,必须研发更多联合疫苗。”专家表示,疫苗的针次多,会影响接种的依从性,同时使基层接种单位超负荷运转,增加安全风险。   联合疫苗是发展趋势,这已是共识。但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规划中心副主任王华庆说,我国还缺乏把不同企业单苗整合做成联合疫苗的相应机制。   联合疫苗不是简单把几个疫苗合在一起,其研发需要科研和技术支撑。一位疫苗企业负责人说,目前疫苗生产企业普遍小而散,我国没有很好的政策去鼓励疫苗企业之间的合作,“你有一个疫苗,我有一个疫苗,想一起做成联合疫苗,几乎不可能。单个疫苗一般需要做七八年,再与其他疫苗做成联合疫苗又至少要做七八年。”   厦门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副院长牛建军表示,联合疫苗是创新免疫规划急需的“弹药”,国家应该在免疫规划中对疫苗的发展有顶层设计,有更多的政策、措施和科研投入支撑。   向成人扩展策略待确立   世界卫生组织在2005年提出扩大疫苗供应规划的覆盖面,2009年明确提出将“免疫接种的效益扩展至青少年和成人”。   王华庆介绍,我国存在大年龄免疫空白人群,他们从未打过疫苗。例如,我国约40%的成人还是乙肝病毒易感者,乙肝过去主要是母婴传播,而目前性途径传播的风险未得到有效控制,因乙肝传染源基数非常大,必须引起重视。此外,婴幼儿阶段打过疫苗,随着时间的推移,加上疫苗本身的特性,抗体水平会有所下降,仍然有后续加强的必要。比如,白喉疫苗是灭活疫苗,需要每10年加强一次,美国现在就是每10年打一次。   “不管是从疾病负担,还是从必要性、安全性、有效性、可行性看,我国都应该确定关于成人的免疫策略。”王华庆说,北京为老年人、中小学生免费接种流感疫苗,上海为老年人免费接种肺炎疫苗等就是尝试。   但针对成人的预防接种在很多地区遇冷。“成人接种持续不下去,主要是我们提供的接种服务模式不适合成人。”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庞星火说,目前,预防接种主要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预防保健科进行,疫苗供应、接种程序都是针对儿童的,二级、三级医院不提供预防接种服务。“扩大免疫规划可以把大医院纳入进来,二级、三级医院在人员资质、接种技术、异常反应处理等方面都没有问题,只需要国家层面能有一些对他们有益的鼓励政策。”  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教育培训处处长罗会明解释说,根据《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》,预防接种单位由县级政府卫生主管部门审批,二级以上医院要想开展打疫苗业务,只要向卫生局申请就行,并无政策限制。   目前,北京正在试点向医院发放接种资质。   扩容扩面与夯实基础不可偏废   将哪些二类疫苗转化为一类疫苗,一直是扩大免疫规划的热点问题。   “新疫苗纳入国家免疫规划,需要建立科学的决策和经费筹集机制。”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规划中心副主任崔富强说,决策需要综合考虑疾病经济负担、疫苗免疫效果和安全性、卫生经济学评价、政府财政是否能支撑等诸多因素。   在目前经济条件下,价格仍然是制约疫苗是否免费的关键因素。但即便一些二类疫苗不能变为一类疫苗,政府也并非无可作为。罗会明说,政府应该制订政策、方案,有计划地推广二类疫苗,只不过不由国家出钱。   专家认为,目前国家层面缺乏推广二类疫苗的鼓励政策、针对公众的推荐指南和针对接种单位的程序规范,包括二类疫苗和一类疫苗如何配合使用等,这已成为基层推广使用二类疫苗的瓶颈,影响接种率和免疫效果。比如,肺炎联合疫苗一般需接种3剂次~4剂次才能发挥较好作用,但因为我国没有出台权威技术指南,公众对有关宣传将信将疑,接种者人均只接种了1.5剂次。   杨维中表示,推广二类疫苗还应该从筹资方式上探索新的途径和机制。发达地区可以先走一步,并在接种程序、效果等问题上进行探索。医保、新农合可以支付一定经费补偿打疫苗,以减少疾病发生,进而节约医保资金。比如,老年人肺炎疾病负担很重,与其拿大钱去治疗,不如拿小钱来打疫苗预防。   一些专家提醒,在能力和资源有限的情况下,当前免疫规划面临着扩容扩面和夯实基础之间的矛盾。罗会明表示,现阶段,政府应该更多关注提高当前常规免疫的质量,确保适龄人群都得到免疫接种的机会。   “行百里者半九十。”他说,消灭、控制一种传染病走到“最后1公里”的时候相当关键,也相当困难。如何在新的社会条件下维护和提高常规免疫的接种率仍非常重要。

厦门产品设计

乐山产品设计

凉山工业设计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