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菜类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叶菜类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受不了你

发布时间:2019-04-16 22:02:57 阅读: 来源:叶菜类厂家

已经深夜2点多了,小玲非常的困,但是小玲不敢睡觉,因为她的老公肖强还没有回家。小玲非常怕她的老公,当初结婚的时候,小玲就因为家庭条件比肖强差了很多而被肖强的家人嫌弃。但是为了嫁给肖强,小玲还是忍受了。小玲开始的时候也想过要跟肖强分手,但是家里的人说什么也不愿意,坚持要小玲嫁给肖强。能傍上肖强这样家庭较条件好的男人,小玲的家人都非常的开心,仿佛自己在当地的地位也跟着升高了。

“咚咚咚”们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,小玲知道是肖强回来了,小玲不敢怠慢,马上去开门。门外的果然是肖强,肖强一身酒气,喝得醉醺醺的,身体东倒西歪的,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回到家的。小玲叹了一口气,连忙上前去扶助肖强。肖强一挥手,啪的一声打在小玲的脸上,小玲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痛,脑袋嗡嗡作响。肖强骂骂咧咧的说:“这么晚才开门,你睡着了吧,老子一天在外面拼死拼活的,你在家享受,等个门你还睡觉,你是不管老子死活了吧!”

小玲勉强扶助墙壁,支撑着自己和肖强的身体,她委屈的说道:“不是的,我没有睡觉,你一敲门我就赶过来了,真的没有睡觉!”小玲在家里是没有话语权的,以前跟公公婆婆一起住的时候,小玲更惨,不但要伺候老公,还要伺候公婆。一个不留神犯了错,婆婆的耳光一点都不留情的招呼在自己的脸上。现在为了生孩子搬出来住,还是免不了厄运。

“你还顶嘴!”肖强瞬间就暴走了,抓起小玲的头发就是几个耳光。小玲觉得两眼冒金星,耳朵嗡嗡响,脑袋像是被打乱了一样,扑通一声便栽倒在地上。肖强丝毫没有要管小玲的意思,他骂骂咧咧的绕过小玲,回到房间里面休息了。

晚上,小玲被寒冷的地板冷醒了。她摸了一下自己的脸,黏黏的,应该是沾了不少的血,每次肖强打自己,都是很狠的,不见血,不撒手。小玲不知道自己在地上躺了多久,自己整个身体的温度似乎都已经被地板吸光了一样,直冷到心里。

小玲强忍着疼痛爬起来,她到浴室里面将自己洗干净。水碰到伤口出奇的疼,小玲疼得直咧嘴,清洗好伤口以后,小玲仔细的看着自己的伤口。还好这一次不是很严重,只是嘴角破了,右边脸颊有些红肿。小玲胡乱擦了一点药,她看了看床上睡得舒服无比的肖强,心里顿时生起了一股恨意。但是她又拿肖强没有办法,自己不管是家世,体型,力量都比肖强弱了很多。她将这件事告诉爸妈,爸妈也只会让她好好伺候老公,不要多丢脸的事情。他们只顾自己脸上有光,就不顾小玲的死活。小玲想到这里伤心的哭起来,她不敢哭出声来,怕吵醒了肖强,自己又要挨打。

小玲慢慢的挪到旁边的房间躺下来了,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头啊……

第二天,肖强便出差去了,这是小玲最开心的日子,只要小强不在家,自己还可以过几天安心的日子。肖强留给小玲一些钱,小玲便拿着上街去了。

小玲来到一家咖啡吧里面,静静的享受着这难得的清静。“小玲,你怎么在这里?”一个好听的男声响起。小玲转过来,竟然是自己以前的初恋,阿峰!

阿峰坐下来,小玲的心里像是暴风雨一样澎湃不息,回想起阿峰以前对自己是那么的疼爱,自己却为了好的生活嫁给了肖强。弄得现在不但没有幸福可言,还过得艰辛万分。小玲觉得自己没脸见阿峰,于是别过头来,泪水止不住留了下来。

“你过得还好吗?”阿峰还是以前那么的温柔,就只这一句关爱的话,让小玲再也忍不住,扑进阿峰的怀里,痛哭起来。两人旧情复燃,很自然的又走在一起。小玲这才发现,原来阿峰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穷小子了,他现在是一家外贸公司的总经理,生活非常的充实。他没有再找女朋友,心里一直想着小玲。

没几天,肖强便回来了,小玲当即要求跟肖强离婚,肖强当然是不同意的。这次小玲的态度非常的强硬,坚决要跟小强离婚。刚开始肖强不断的跟小玲认错,保证自己以后都不会在打小玲。只是小玲的去意已决,态度强硬的要跟小强离婚,肖强露出了真面目,上前抓住小玲的头发就要打。小玲使劲的挣扎,肖强更生气了,用力的甩了小玲两个耳光,小玲的鼻血立刻就流出来了。肖强打红了眼,对着小玲拳打脚踢,不一会儿,小玲就已经支持不住了,她的眼神开始涣散,软绵绵的任由肖强拳打脚踢。

肖强打够了,将小玲丢在地上,骂道:“就算死,你也休想离开我!”肖强看着自己身上沾上了不少的血迹,于是道浴室里面洗了一个澡,然后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。

小玲躺在地上,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冷,眼睛完全看不清楚周围的东西。小玲感觉自己的身体一会沉重,一会轻飘飘的,世界变得模糊起来。

肖强睡饱以后,发现小玲还躺在地上,他的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他轻轻的来到小玲面前,小玲的身体已经僵硬了,她瞪着大大的眼睛,已经没有了气息。肖强吓坏了,他第一想到的是这件事一定不能被别人发现了,要尽快将小玲的尸体处理掉。

肖强将小玲拖到浴室里面,将小玲的眼睛闭上,拿出菜刀开始疯狂的砍着小玲的尸体。“好痛,别再打我了!”一声凄厉的叫声响起。肖强惊恐的砍着四周,什么都没有,小玲的尸体已经被砍成一块一块的,看上去非常的恐怖。

肖强只想着快点解决小玲的尸体,咬着牙继续砍着。“别打了,好痛!”那幽怨的声音又响起来,同时原本闭着的眼睛噩梦的张开,“好痛好痛,别打了!”那些尸块开始颤抖起来,慢慢的组合成了小玲破碎的身体。这时候的小强吓傻了,他原本一点都不相信有鬼神的存在,现在小玲回来找自己了,还是这样恐怖的样子,小强连逃跑的想法都不敢有。

肖强跌坐在地上,不住的发抖,小玲拿过小强手上的刀,阴笑了一下,小玲用足了力气疯狂的砍在肖强的身上。

第二天,肖强和小玲的尸体被发现了,警察断定是两人互相砍杀了对方,但是现场就找到一把凶器,这让人们觉得非常的奇怪。阿峰也知道这个消息,他伤心的说道:“还是有缘无分啊!”说完流下了眼泪。

仪征地区单页印刷

泰州地区联单印刷

宝应cpc中文印刷

相关阅读